第1074章 感悟道祖的奥义!
书名:霸婿 作者:朽木可雕 本章字数:5272字 更新时间:2021/06/07 17:54:53

这十二幅壁画带给凌杰的冲击力太大了。

道祖和十二翼黑炎祖龙都和凌杰有强烈的关系。

凌杰怎么都没想到,道祖的生平居然这么的可怜。前半生被整个人类的所有部落追杀,被人认为是怪兽,不祥的祸患。

然而,道祖仍旧凭借自己的仁善和本心,坚持初衷。最后成为了人类的神祗,人族的守护者。还带领人类对抗妖兽,最后和龙族争霸,建立城邦。

这是何等的功业啊?

凌杰想都不敢想。

千古功业,人类表率,万世之师。

第三只眼?

是什么东西?

最后道祖和十二翼黑炎祖龙的决战,胜负如何?

这一切,凌杰都想知道答案。

带着无穷的好奇,凌杰慢慢的走到了石门前。

少年慢慢的抬起双手,一点点的推开石门。

光芒,映入眼帘。

里面有金色的光芒散发出来。

照亮着整个石室。

石室很大,比外面的石室还要大的多。

当凌杰看到里面的情况后,再次吃惊万分。只见这里面盘坐着一千多个干尸。

所有人都面向正前方,态度前程。

正前方,坐着一个人。

手里捧着一本书,俨然在和大家讲经论道。而周围的一千多个道生,则是此人的学生,正在虔诚的聆听着他的讲述。

如此景象,十分震撼。

更让凌杰吃惊的是,之前那个诛杀了黑甲战袍的长衫青年,此刻居然也坐在最末尾的一个位置上,抬头虔诚的面对着正前方,仿佛在聆听经文道法。

一瞬间,凌杰忽然心生敬仰,双手抱拳,本能的对着正前方行了一个大礼。

这完全出于凌杰的本能。

凌杰在这里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一股说不出的庄严神圣。

仿佛这里的空气里都蕴含着强大而高深的道法真意。往常在东青塔的时候,凌杰都没有这种感觉。

此地,是一个真正讲经说道的地方。

凌杰仔细的凝望着正前方的那个人。

此人身高不过两米,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衫,笔挺的盘坐在地上。他胸口的位置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释放出金色的光。

此人全身染满灰尘,双目紧闭,嘴巴也闭着。身上的肌肤保持的非常好,血肉饱满。和周围的所有人都不同。

他右手托着一本黑色的书,左手放在书的封面上,态度十分严肃。

他的外貌和壁画上的相似,额头上有着一条合闭在一起的缝隙。

缝隙竖着,像一只眼睛。

凌杰惊呆了:“莫非此人就是道祖?”

少司命也吃惊不小,轻声道:“从外形上来看,极有可能是道祖。但我不敢确定,毕竟从来没人见过道祖。谁也不敢确定他的身份。”

凌杰沉默不语。

少司命道:“凌杰,你不会是想把这里的所有人都放进空间袋子里吧?我和你说,这里的每一个人虽然都是干尸,他们身上强藏着的实力都非常强大。如果他们在全盛时期,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击败我。”

这番话透露出来的信息量已经足够大了。

每个人如果恢复实力,都可以击败少司命?

太惊人了。

凌杰知道,少司命的实力应该达到了接近第四界境的实力。这样的可怕修为,已经相当强悍了。

大少司命联合起来都可以对抗大夏帝国第一宗门太清天道宫的少主项鸿羽。

居然,连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打不过。

其实也然。

之前击败黑甲战袍男子的那个青色长衫男子,回归此地后,居然直接坐在末尾的地方开始聆听讲经说道。可见这人也不过是这一千多个道生之中很普通的一个。

如果这一千个道生全部恢复实力,可以爆发出怎样可怕的实力,凌杰都不敢想象了。

更主要的是,前方坐着的那个人,是道祖?

那可是中古诸子时代的五大圣贤王之一啊,甚至可以和十二翼黑炎祖龙对抗的可怕强者。

缓过神来,凌杰轻声道:“我还没想好怎么做。这是个圣地。”

凌杰站在人群后面,感到巨大的震慑力。每一具干尸身上释放出来的压力都惊天动地。凌杰承受着这么大的威压,压根喘不过气来。

带走这么多干尸,也不是不可能。

但凌杰总感觉这样对道祖未免太不尊敬了。

而且,这里似乎不那么简单。

少司命道;“那你想怎样?”

凌杰指着那个青色长衫的青年,轻声道:“少司命,你看这个人。之前他明明处于半活状态,但是来到这里后,他居然盘坐听经,又复沉睡了。这是为什么?”

少司命看了过去,果然看到这长衫青年彻底陷入了沉睡,顿时喃喃道:“此地有设么东西让他安详。”

凌杰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那是什么东西能让这种半活体变得安详呢?”

少司命摇头:“我还看不出来。”

凌杰道:“我倒是有一点猜测。那本书。”

凌杰指着道祖手里捧着的那本书,道:“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这本书应该是道门的真经。蕴含着道祖一生的理念和感悟。是天下道生的根基。”

少司命认同了这个想法,道:“你说的不无道理。”

凌杰往前走了一步,准备去道祖身边看看那本书。

走到人群最后一排的时候,凌杰发现有一股无形的气场阻拦着自己前进。

这一步,怎么都迈不出去。

“嗯?怎么会这样?”

凌杰刚开始以为是力量阻止了自己前进,顿时释放涅槃之力准备强行往前走。

但,还是不行。

无论凌杰动用多大的力量,都无法往前半步。

“少司命,你能往前走么?”凌杰好奇的问了一句。

少司命迈开脚步尝试了一下,最后也无法前进分毫,不得不停了下来,摇头道:“不行。有一股奥义阻拦我前进。”

奥义?

凌杰愣了一下。

尝试过后,凌杰陡然明白过来:“阻拦我们前进的并非力量,而是奥义。强大无比的奥义压制了我们。”

奥义和力量不同么?

当然不同。

打个比方,一个极限运动员挑战在飞机上高空单人跳伞。最后控制不住速度,导致死亡。

这是实力不够导致的。

可如果飞机的飞行高度很低,确保跳伞可以安全着陆。一个普通人胆敢站在飞机上跳伞吗?

不敢。

因为心理有障碍,胆量,意念,奥义都不够。

这就是心理震慑。

奥义的阻拦,也类似这个原理。

并非凌杰的实力不够,力量不足,而是奥义没达到。

少司命道:“我能够感觉到这股奥义非常强大。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强行往前走的话,这股可怕的奥义就可以诛杀我。这样的话,我们根本无法把这些干尸放入空间袋子里。”

靠近都做不到,谈何放入空间袋子里。

凌杰紧皱眉头。

看着一个宝藏,却什么都做不了,也无法带走。

这种感觉,真的让人很难受啊。

凌杰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不知道怎么地,凌杰忽然就地盘坐下来。双手合十,和周围的干尸道生一样,双手交叠放在胸前,像一个虔诚的道生。仔细的感受着这里的一切。

少年面向道祖,恭敬的拜膜。

同时,凌杰开始运转玄道诀。

刚开始的时候,凌杰并未感觉到什么异样。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凌杰隐约的感觉到了一股奥义。

强大,而莫名的奥义。

嗯?

这是道门奥义?

类似东青天道院的道门奥义,但又远远的超越了玄道诀。哪怕只感受到一缕奥义,凌杰仿佛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有了这样的巨大收获,凌杰传音给少司命:“少司命,这里的空间里面,有道门的奥义。我是东青天道院的宗主,对玄道诀颇有研究。能够感受到这股奥义的存在。而且,这奥义对我的修为提升有很大的好处。我打算在这里修行一段时间。”

少司命道:“凌杰,此地太危险了。不能久留。再说了,祭司府的总部必须立刻转移,我们要回去准备转移的事情,这是一项很大的工程。”

凌杰道:“无妨,这对我来说,是个巨大的机会。你和大司命陈子静先回去。等我感悟了这里的奥义,我会把这里的道生干尸都带回来。”

留下一句话,凌杰闭目沉凝,彻底进入了空灵之中,不再理会少司命。

少司命紧皱眉头,正要开口劝说的时候,忽然看到道祖胸口释放出来的一道金色光芒,照耀在凌杰身上。

凌杰顿时产生了一股很莫名玄妙的奥义。

“哦?这么短的时间就和道祖产生了共鸣。莫非此刻的凌杰也能够听到道祖讲经的声音?”少司命终于意识到了不凡。

或许,对凌杰来说,这的确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权衡再三,少司命选择不打扰。转身退出了石室。

过不久,大司命和陈子静赶了过来。

陈子静关心问道:“少司命,凌杰呢?”

少司命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讲了一遍,最后道:“凌杰现在已经入玄了。这或许是他提升实力的最好办法。我们还是不要去打扰了。对了,你们那边怎么样?”

陈子静道:“那边有十几个身穿黑色战袍的法体。已经被大司命装进空间袋子里了。这是一笔巨大的宝藏。对祭司府众弟子的实力提升有很大的帮助。”

少司命心中吃惊,点了点头:“那就好。不如你们先回去吧,我在这里守着凌杰。等凌杰出关。”

大司命和陈子静进入石室大门,看到凌杰和里面的情景。

饶是这位见多识广的大佬,看到这等景象,也都不由得感到万分吃惊。

这里的密藏,和她之前所遇到的十几个黑甲战袍男子,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她也尝试着上前,但失败了。

最后只好退出石室,道:“眼下也只能如此了。我和陈子静先回去。你好好照顾凌杰。另外,鉴于之前此地发生了战斗,显然有人进入此地激活了两个法体。既然有人发现了这里,保不齐还有人会过来。如果遇到危险,立刻带凌杰离开。”

少司命道:“好。你们放心去吧。”

就这样,陈子静和大司命连夜离开此地。少司命则在石室里留了下来。

她本以为凌杰闭关修炼的时间不会太长,结果一连一天一夜,凌杰都盘坐在地上一动不动。而她分明感觉到凌杰的实力在飞速增长。

更让陈子静吃惊的是,经过一天时间的闭关,凌杰居然往前移动了一米。进入了倒数第二排。

他,挡住了奥义,往前移动了一点。

这……

如果给凌杰足够的时间,岂不是说他会一点点的靠近道祖?看到那本真经?甚至把这些道生的法体都带回去?

想到这里,少司命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对接下来的事情充满了期待。

话说盘坐之中的凌杰,此刻已经彻底进入忘我的状态。

前进一排空间,对凌杰来说只是一个开始。

“这地方的道门奥义,惊世骇俗,博大精深,远远超过了玄道诀。而且我甚至感觉,玄道诀就是从这股奥义之中简化演变而来。”凌杰内心万分震惊:“莫非当年孤鸿子也来到这个地方,盘坐在这里,感悟到了道门的真意,然后创立了玄道诀?”

凌杰越发的肯定这个想法。

天下道门是一家。无论道门的核心功法怎么演变发展,万变不离其宗。道门心法的本源,还是出自道祖之手。经历这么多年的发展,应该没有任何一个道生的实力能比得上道祖。

凌杰变成了一个虔诚的道生,闭上双眼,能够感觉到道祖身上释放出来的光芒之中,带着无穷无尽的道门真意。

这光,就是道门的真意。

“常人都以为道祖讲经说道,用的是语言。传道受业,用的也是语言。其实不是。无论是论道还是传道,道祖用的都是这光。”

凌杰感受到道门的无穷真意,引入体内后,帮助凌杰迅速理解玄道诀的各种真意和不解之处。

实力,以凌杰想都不敢想的速度增长。

六阶领域,即将抵达巅峰。

才一天时间啊。

“对任何一个虔诚的道生来说,这都是朝圣的圣地。我仿佛已经感受到了道祖的些许奥义。他和那十二幅壁画上的那个少年,很相似。”凌杰十分激动。

这一次来云荒之地探险,凌杰经历了生死。也见识过了夏临朝的绝世风采。从那时以来,凌杰的心里背负着巨大的负担。

直到此刻,面见了道祖的光。凌杰才重新感觉到了希望。

希望在何处?

界之境!

……

祭司府。

满目萧条。

一千多个弟子上次外出历练,结果死了一百人。

这一百人可都是涅槃之境的强者啊。

这对祭司府来说,无疑是一记重创。其他祭司府的人知道情况也,也都心态低迷,士气低落。讲武堂的课程仍旧在继续,但弟子们的精神面貌,已经远不如先前了。

对于云荒十四盆地发生的事情,弟子们只字不提。

高层也并未对外做出说明。

死气沉沉,人心惊慌。

一处房间里,鹰王躺在床榻上,时不时的吐血。面色苍白,瘦骨如柴。

蒋正河,韩墨在旁边侍奉。

经过之前的血战,鹰王同时对抗大夏帝国的大内总管庞元建和太清天道宫的大长老项千,虽然拖延了足够多的时间,最后也成功脱身。但鹰王因此受了重伤。

连续几天调养都没什么起色,众人十分担心。

蒋正河沉声道:“鹰王,你现在怎么样?”

鹰王吐了一口鲜血,咬着牙,故作轻松的道:“长老,我没事。当务之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应该立刻去做。”

蒋正河道:“还有什么事情比你疗伤还重要?”

鹰王道:“我们应该商议搬迁总部的事情了。而且,要快。否则,一旦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这话一出,大家的神色都十分低迷,难受。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