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我好看
书名:惹上腹黑大佬 作者:屡变星霜 本章字数:2496字 更新时间:2021/05/11 12:45:28

师尊料定紫旭那魂淡长时间没有查到她的行踪,怕是要沉不住气,对千景和十九下手。

他们推断,紫旭那魂淡十有八九会觉得千景和十九大婚,师尊她有很大几率会现身,对两位新人进行祝福。

所以今天这场大婚,紫旭八九不离十会来。

师尊紫旭来了,她若若未在婚礼上现身,那紫旭很大几率会通过抓住他们这几个徒儿,逼她现身。

若真是那样,那他们的处境就十分危险了。

所以师尊才会定下计策,抽走他们这三个徒弟身上一大部分法力,然后制造出他们被吸干全部法力的假象,诱导紫旭认为他们已然成了师尊的弃子,师尊吸干他们的法力,是想要自己逃跑。

然后,师尊不停游走,不停用法力向神界传递信息。

如此一来,紫旭的全部注意力,就会用在追杀师尊上面。

毕竟,未曾恢复法力的师尊他现在勉强可以杀死可若是神界师尊的家人得到消息赶来,那等着紫旭的就只有死路一条。

神界现在十二位灵神,师尊的家族包括师尊在内,可就占去了五位,而还有两位新晋灵神,是师尊的徒弟,她的大师哥和二师姐。

只要师尊能将消息传回家族,师爷那边迅速赶来,那紫旭那王八蛋就死定了!

可若是师爷赶来的不及时,让紫旭那魂淡抢先一步找到师尊,师尊怕是要凶多吉少……

初雪捏紧了手心里,昨晚倾宸留给她的那枚带着空间的保命玉佩。

若神界那边他们的人真的不能及时赶来,到了万分危急的时候,她只能倾尽全力将十九和千景送进空间保护起来。

至于她自己,她愿意与师尊同生共死!

当年她父母双亡被族人欺凌,挖去仙根扔入极寒之地等死,命悬一线之时,被前往极寒之地寻找冰玉的师尊救下。

师尊为她疗伤,帮她夺回被抢走的仙根,帮她教训欺凌她的族人,还把她带回神界收为徒弟。

是师尊给了她第二次生命,是师尊又给了家破人亡的她,一个新的家。

如今师尊有难,让她扔下师尊自己躲起来独活,她做不到!

至于千景和十九……

初雪看向正幸福相拥的新郎和新娘。

如果师尊当初没有遇到十九,怕也是早就身死道消。

对于十九,初雪心里除了疼爱,还存着一份感激,所以,无论如何,她都要保住十九和千景的性命。

让他们活着,是师尊的愿望,也是她的愿望!

此时的十九,已经背对众人,抬手一个用力,将手捧花向后扔去。

观礼的众人,眼睛追随着飞出的花束,身体向着花束落下的方向迅速移动。

最终,那花束被方凝染抢到。

褚逸伸出去抢花的手,直接顿在半空。

原本他是想抢了新娘的手捧花送给他的小染,可结果,小染根本就没给他留表现的机会,人家自己身姿矫健的把花抢到手了。

周围的人笑着鼓掌,羡慕的瞧着抢到手捧花的方凝染。

方凝染却是转身,将手捧花直接塞到了方湛手里。

这一操作直接看呆众人。

一般来说,抢手捧花的都是未婚男女。

男生抢到手捧花,通常都会将花束送给自己心仪的女孩或者女朋友,以此表白或者为两人的爱情讨个好彩头。

当然,若是女孩子抢到手捧花,也有送给男朋友,亦或者直接拿着手捧花,向心仪男孩表白的。

但是,这方凝染抢到手捧花,却是立刻将花束给了方湛。

方湛是谁?那是方凝染的哥哥,同父同母的亲哥哥。

妹妹抢了新娘的捧花给哥哥,这操作多少有些迷惑。

方凝染却是没空想自己的操作迷不迷惑,将花塞到方湛手里,她便立刻道:“哥,你去把这花送给初雪姐姐。”

方湛拿着花,站着没动,只看了方凝染一眼:“想把花送给初雪,你自己去就好了。”

方凝染险些被她哥这话气到。

她这个哥哥哪儿哪儿都好,就是不会出去拱菜。

嗯,送上门的菜,她也不会拱,真是让她这个做妹妹的不省心呦~

方凝染语气不容反驳:“你去!”

方湛拿着手捧花:“不合适吧?”

男生送女生手捧花,如果对方不是自己女朋友,那是代表喜欢对方。

比如他和初雪。

他要是把花送过去,那不就等于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对着初雪表白。

他看人家姑娘对他也没什么意思,他这花一送,不是让人家姑娘为难么,接不接受都尴尬呀!

方凝染恨铁不成钢,用只有兄妹两个听到的声音道:“哪里不合适?!合适得很!非常合适!”

方湛不为所动:“要去你自己去。”

方凝染威胁:“你不去是吧?”

方湛还真不吃她这一套,他就不信他不去,小染这小丫头还能怎么着他不成。

“行!”方凝染恨铁不成钢,挤出一抹笑看向初雪:“初雪姐姐,我哥哥说他要把手捧花送给你!”

方湛:“……”

不!他没说!

初雪看向方湛,方湛有些尴尬的回视,手里的花儿忽然变得有些烫手。

他妹妹谎话都已经说出去了,可怜他不得不被赶鸭子上架,只能拿着手捧花走到初雪面前,双手递过去。

这么干巴巴的递花儿似乎挺尴尬的,所以方湛补充道:“这花儿挺好看的,送你。”

观礼的众人露出一副了然的表情。

敢情这是妹妹帮哥哥抢花,好去对人家姑娘表白。

方湛觉得,他似乎是跳进黄河也说不清了,只能笑着保持着递花的动作。

初雪抬手,将花束接过。

主持婚礼的司仪过来,笑道:“伴娘接下这束花,心里什么感觉?”

初雪看看花,又看看司仪,实话实说道:“没什么感觉。”

司仪:“……”

这伴娘不按套路出牌,最起码也该说个‘高兴’之类的词吧?没什么感觉是个什么鬼?

司仪笑笑,试图缓解尴尬,又问:“那伴娘有什么话,相对送你花的伴郎说吗?”

初雪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捧花,然后又看向方湛:“这花是挺好看的,谢谢啊。”

司仪抓住机会,又笑道:“花好看,那伴娘觉得伴郎好看吗?”

初雪认真打量方湛一眼,倒是很给面子的配合道:“好看。”

“你好看伴郎好看?”

“我好看。”初雪毫不谦虚。

司仪又转头问方湛:“你好看伴娘好看?”

方湛脱口而出:“伴娘好看。”

司仪笑着调侃:“看来在谁好看这个问题上,二位早已达成共识,真是相当有默契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