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盛哥,我爱你
书名:爱豆他家的金丝雀 作者:南归天下 本章字数:2195字 更新时间:2021/05/19 14:17:59

盛世的小时候遭受了那样大的创伤,童年那样的不幸,如今走到这里,盛世还能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便证明那段时间里面,盛世自己真的用了很大的努力去治愈自己。

才能够现如今好好的,意气风发的站在自己的面前,那问什么自己也不去努努力,去走向盛世呢?去治愈自己,然后忘记那些东西呢。

白想捂着嘴巴轻轻的咳了咳,咽下自己喉咙间的血腥,站起身来想走向卫生间,手却在起身的那一刻,被人紧紧的拽住了,拽回了椅子上。

白想回头,就看见黑暗中盛世的那双大眼睛格外明亮的看着自己。

“事情办的顺利吗?”

闻言,白想一愣,看着盛世的眼神有些惊讶,却又很快的反应过来。

盛世要是不知道,便不叫盛爷了。

“你什么时候就知道的?”

盛世看着白想,目光不言而喻。

“秀秀,你想要做的那些事情,无论是什么,我都会支持你…”

无论是什么。

空气里面的气氛安静着,沉寂着,盛世拉着白想,躺在床上,白想坐在床边,两个人在黑暗里面各自看着彼此,目光炙热还带着两个人之间对彼此不不用言说的深情。

此刻的环境,象征着两个人之间的境遇,两个人在黑暗之中相遇,也在黑暗之中彼此救赎,最后又成为彼此的依靠。

“盛世…”

低声呢喃着盛世的名字,盛世伸出一根手指头来,轻轻的按压在了白想的嘴巴上,示意让白想不要说话。

“秀秀,我十八岁遇见的你,你十七岁遇见的我,说我的名字好听,说我是迎接改革开放的盛世,也是可以创造自己盛世的盛世,你知道吗?那些话,从来没有人跟我讲过,我也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名字可以那么好听过…”

顿了顿,盛世看着白想的目光,逐渐变得悠远,逐渐变得越发的情深,低沉的嗓音在安静的房间里面轻轻响起:

“人们都说十八岁遇见的那个人会被刻进自己的生命里,并将之永世难忘,我这些年来从未曾忘记过当年有一个人叫白想的姑娘拼死将我从火车铁轨上拉回来,也曾忘记在哪黑暗的岁月里面,她教会我如何爱自己,如何去和世界握手,所以秀秀啊,我呢,没什么恳求,就是希望你能够在我身边,鲜活的存在着,我…会给你最好的生活和全部的生命…”

因为白想教会了盛世如何爱自己,那么盛世也因为白想而想要去热爱这个世界。

而去接纳这个世界赠予他的一切不公平对待还有坎坷。

也愿意去原谅。

而今他说的话,面对白想是承诺,更是生命之托。

愿意用余生,将之交付给白想,任由白想随意之差遣,甘愿俯首称臣。

白想看着盛世,目光灼灼,眼神炙热又深情,这是盛世,是她的盛哥啊,是她的盛哥啊。

手上传来的炙热温度和眼前这个人黑暗之中的告白,让白想缴械投降,她伸头过去,主动的亲吻上了盛世那温软的嘴唇,辗转反侧间,温柔又深情:“盛哥,我爱你…”

我爱你,是最常见的话,也是她白想此刻对盛世最真挚的回答。

双向奔赴为何不可?彼此治愈又为何不可?相互救赎也为何不可?

她白想前半生认命,困住了自己,那么后半生为什么不可以忘记?为什么要选择放弃?她为什么不去赌一赌?

最坏的结果不就是赌输了,余生满是遗憾罢了,她为什么不重头再来,只要不死就可以重头再来,不是吗?

盛世伸出手紧紧抱住了白想,一室温存,一室爱意。

他们终于在时隔多年之后,于黑暗之中,抛开了那些过往,紧紧的拉住了彼此的手。

永不放开,两颗心相依相偎靠在了一起。

傅恒源摇摇晃晃的从房间里面出来,文思涌就抱着腿蹲在房间门口,小小的一个,抱着腿靠着墙,昏昏欲睡,听到声响,犹如惊弓之鸟一般,立马就惊醒过来。

就看见傅恒源站在自己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看见傅恒源,文思涌立马站起了身,擦了擦自己的脸,小心翼翼的喊着:“阿…源…”

看着文思涌的满脸疲惫,傅恒源的目光变得逐渐幽深,神情复杂,他开口:“你蹲在这里…干什么?”

许是傅恒源许久没有开口说话的原因,又或者是这几天酗酒造成的原因,傅恒源的声音沙哑至极,头发微微凌乱,双手插在裤兜里面,目光幽深的看着文思涌,明明那样狼狈的一个人,可是却让人看起来是那样的放荡不羁和邪魅。

听到傅恒源的问话,文思涌的也不敢说出实由,立马就道:“没什么,没什么,你饿了吗?我这就去给你做吃的…”

说着文思涌就走,低头匆匆忙忙离去的样子实在有些滑稽,见文思涌走,傅恒源开口忽然道:“你回去吧,不必守在我这里…”

此刻傻子也能够看出来文思涌的心思,大可不必的。真的大可不必。

听到傅恒源的话,文思涌离去的脚步一顿,苦涩而又勉强的说道:“我自愿的…”

说着又要走,可是这句话却像是触碰了傅恒源的逆鳞一样,他迈出自己的大长腿,三步跨两步的,走近了文思涌的,手一伸,就拽住了文思涌的后领子,然后将文思涌一把扯过来抵到了墙上,禁锢住了文思涌,低下头去。

干涩的嘴巴摁压在文思涌的嘴巴上,嘴上忽然一阵柔软,文思涌霎时瞪大了自己的眼睛,随即反应过来便是拼命的挣扎。

可是文思涌的力气再大,也仍旧抵不上傅恒源的力气,文思涌顿感一阵羞辱感,一阵拳打脚踢,打中了傅恒源的痛处,傅恒源才放开了文思涌,看着脸色爆红,嘴唇微肿的文思涌,轻笑一声,嘲讽道:“你不是你是自愿的吗?怎么?又不愿意了?”

“傅恒源…”

文思涌大吼一声…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